尚未脱贫县 今年怎么干(决战脱贫攻坚·一线故事)社会

2020-03-23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,剩余脱贫攻坚任务艰巨。全国还有52个贫困县未摘帽、2707个贫困村未出列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未全部脱贫。虽然同过去相比总量不大,但都是贫中之贫、困中之困,是最难啃的硬骨头。“三保障”问题基本解决了,但稳定住、巩固好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有的孩子反复失学辍学,不少乡村医疗服务水平低,一些农村危房改造质量不高,有的地方安全饮水不稳定,还存在季节性缺水。剩余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,老年人、患病者、残疾人的比例达到45.7%。

  未摘帽县今年打算怎么干?扶贫产业怎样培育好巩固好,孩子反复失学辍学问题怎么解决,乡村医疗怎么给贫困群众提供更好保障,农村危房、安全饮水等问题怎么解决,残疾人等如何兜底?围绕这些问题,5个贫困县负责相关工作的干部,向记者讲述了他们将如何发力。

  ——编 者 

     

  养鸡种木耳 腰包鼓起来

  瞧,围栏围着,土鸡扑腾,那是个鸡群的运动场;竹竿搭架,菌棒支棱,这是个黑木耳的耳场。这里,是我们县的老寨种养专业合作社。不起眼的合作社里,装着65户贫困户250多人的营生呢。

  融水不富裕,5年前贫困发生率高达28.53%,超过11万人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。地处山区,留不住人;户户单干,抵御风险能力弱;不少旅游资源白白浪费,减贫水平低。

  虽然来融水还不到10年,但我这个侗族汉子已经把融水当作第二故乡了。我一直在思考融水的出路在何方,后来想明白了——产业。不论是旅游带、产业园,还是菜篮子、果盘子、蚕茧子、菌棒子,产业是乡亲们的钱袋子。靠着勤劳的双手,让钱袋子鼓起来,才是融水脱贫致富的方向。

  现在,依靠旅游景区和龙头企业的带动,不少贫困户办起了农家乐。凭借特色产业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乐意来融水创业。老寨合作社创办人之一的王富就是2015年回到家乡创业的,现在合作社已初见规模。以往单干的农户抱成了团,脱贫致富就更有奔头。

  这些举措有收效,大家的口袋鼓了起来。旅游扶贫预计今年将会惠及3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。而食用菌、中药材、养殖等特色产业更是覆盖了28285户贫困户,覆盖率达97.74%。

  如今,融水还有6634人尚未脱贫。接下来,我们将进一步出台产业扶贫奖补政策。在疫情期间发展产业的贫困户,县里将增加奖补标准,让大伙获得更多实惠。今年未脱贫户最高补助标准会达到1万元,而在3月31日之前发展产业且验收通过的还可增加5000元补助。同时,县里将会打造一批“微市场”“微田园”“微车间”,就地就近吸纳更多贫困劳动力就业。

  我们还会在乡村旅游扶贫的路子上多走走,争取把农业与旅游、教育、文化、健康养老等融合在一块,让老百姓的满足感再多些。我相信,融水一定能够摘掉贫困的帽子!

  广西柳州市政协副主席、融水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杨恩维讲述

  本报记者 张云河整理 

  下细致功夫 防孩子辍学

  近年来,赫章县一直在狠抓控辍保学,阻断贫困代际传递,仅去年一年,全县就劝返了106名辍学学生,其中绝大多数是因为厌学才导致辍学。

  为什么厌学?我举个例子。有个家住河镇彝族苗族乡双河村的孩子,辍学前在村里念小学,后来到乡里读初中,但没过多久就读不下去了。我们追踪摸排后发现,原来这个孩子在上小学的时候基础没打好,老师有时一个人带好几门课程,教学质量难以保证,孩子底子相对差了些。后来到乡里念初中就愈发有些吃力,最后直接跟不上,厌学情绪就产生了。

  除了乡村学校办学条件薄弱,缺少家庭关爱,留守儿童等也会滋生厌学情绪。这也导致不少适龄孩子辍学。

  2020年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之年,义务教育有保障是一道硬杠杠。得下足“绣花”功夫,做好控辍保学。

  针对实际情况,全县实行“双线”责任制,行政一条线是指乡(镇)主要领导包乡(镇),班子成员包村(社区),股室干部包组,普通干部包人,并与目标考核挂钩。同时还实行“七长”负责制,将任务逐级分解,落实到人。

  这种方式确实有效果。就拿双河村这个孩子来说,当时是一名老师和一名干部到她家走访,苦口婆心做工作。“不懂可以多问,老师也愿意教”“不上学就成了文盲,长大打工都没人要”,好说歹说,孩子才同意回学校。

  工作这就完成了?并没有!孩子劝返回校之后,包保责任人还得继续盯着,尤其是在新学期开学的时候,不能松劲。每堂课老师也会点人数,缺了谁会直接跟相应的包保责任人联系,马上去找。

 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,减少辍学率,得想法补充紧缺学科教师,解决教师数量不足、结构不合理等问题。同时加快小学、初中向乡镇集中,初中、高中向县城集中。办得好的村小该保留还得保留,根据实际,不搞一刀切。

  控辍保学是个系统工程,得一茬接着一茬干。劝返学生不是最终目的,关键是要“留得住”“学得好”,不然就没有意义了。所以我们现在正想法子,尽可能地帮助孩子们,确保上学路上不落一人。

  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委书记刘建平讲述

  本报记者 苏 滨整理 

  筑健康防线 兜民生底线

  “小病扛,大病挨,病重才往医院抬。”过去,这里的村民生了病真是不好办。村卫生室设备简陋,医疗水平低。

  地处南疆喀什地区的莎车县,是新疆人口第一大县。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,是过去不少莎车贫困家庭的心病,也是脱贫攻坚中的硬骨头。近年来,莎车县不断加大医疗投入力度,着力完善基层医疗服务体系,提升乡村医疗水平,为脱贫攻坚筑起健康防线。

  “以前,一张桌子、一名医生和一个听诊器,就是村卫生室的全部。”前不久,我去阿热勒乡恰吐克村走访,村民古丽米热·吐尔孙笑着说起如今的变化,“现在卫生院有门诊部和住院部,还能做彩超等检查,变化大着呢!”

  目前,全县31个乡镇都有一所合格的公立卫生院,493个行政村都有一所标准化卫生室。每个村卫生室都配有至少80种以上常用药品,村民可以使用社保卡购买。

  过去,村民们得了急病,不太愿意去卫生院看病。近年来,我们依托“千名医生下沉帮扶千村”活动,利用传帮带机制,提升基层医务人员能力。如今,在村卫生室,村民们不仅能见到县里来的专家,还能见到上海援疆专家。专家们定期开展义诊、巡诊,为群众看病,也为当地培养卫生人才。从2019年9月以来,共有七批次1565名医务人员开展基层帮扶工作,为基层群众看病202910人次。

  村卫生院硬件水平上去了,基层医务人员能力提高了,但群众看病时兜里没钱,怎么办?对此,我们对符合条件的城乡居民提供“先诊疗、后付费”一站式结算服务,确保就医关怀举措真正惠及于民。同时,我们为贫困户住院治疗开通了绿色通道,贫困户只需在门诊提供身份证即可入院治疗,减轻了贫困户的垫资压力,兜住了民生底线。

  没有全民健康,就没有全面小康。提升乡村医疗水平,不能止于能看病,更重要的是要引导群众树立健康意识。

  2020年,我们将继续常态化开展全民免费健康体检,通过采取追踪随访、上门服务、签订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等方式,真正实现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转诊,让广大人民群众真正享受党的惠民政策带来的“健康红包”。

  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副县长张志军讲述

  本报记者 阿尔达克整理 

  住上安全房 喝上洁净水

  “没想到这辈子我也有了套城里的房子。” 前不久我去县城安置点钟屏街道木城社区走访,搬迁户郭柱昌拉着我,迟迟不松手。

  县城100平方米的电梯房,花多少钱才能入住?对会泽县易地搬迁的贫困群众来说,只需要1万元。为了让群众有安全稳定的住房,政府舍得投入。

  像老郭这样的搬迁群众,会泽县超过10万人,其中8万多人属于贫困群众。会泽生活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群众,超过24万;除了高寒冷凉山区,还有干热河谷地带。从山顶搬到山腰,交通不便、高水平教育医疗保障也不容易实现。推动“山上”问题“山下”解决,才能解决贫困的代际传递。

  易地搬迁,得尊重群众意愿:站惯的山坡不嫌陡,有的群众不愿搬;进城买菜得花钱,有的群众不敢搬。全县扶贫干部反复入户做工作,群众终于同意挪穷窝。今年6月底前,全县所有易地搬迁群众都将入住。搬迁后,老郭在家附近工地就能打工,妻子在附近的草莓基地可以务工。

  会泽不少贫困户仍住着几十年前的老房子。我们一户户查,找出了75139户农村危房并进行了改造加固,终于在2019年实现了农村危房改造“清零”的目标。

  虽然金沙江的一级支流牛栏江从会泽穿境而过,但会泽县不少地区却严重缺水。雨碌乡阳山村山脚就是牛栏江,可长期却只能靠小水窖蓄水,因为山高谷深,山顶山腰的群众“望着大江没水喝”。翻山越岭找水源,真金白银铺管道,如今阳山村84户群众也喝上了安全洁净的自来水。

  这几年,我们会泽县持续推进农村安全饮水工程项目建设,确保农村饮水安全。2016年以来,会泽县共实施农村安全饮水工程1015件,累计解决了43.7万人的饮水问题。我们的扶贫信息系统显示,全县均已达到“水量、水质、取水便利程度、供水保障率”的规定标准,实现了安全饮水有保障。

  建好更要管好、用好。2019年全县再次对2700多个农村饮水项目逐一排查,排查出管护运行问题项目98件,均已整改。今年还将实施164件巩固提升项目,进一步提高季节性、资源性缺水地区的供水保障能力。

  云南省会泽县扶贫办主任刘林讲述

  本报记者 杨文明整理 

  盯特殊群体 抓保障到位

  春节前我去看望生活困难的残疾人,见到一个小伙儿,瘫痪着,让人很担心。见到我,小伙子泪眼婆娑:他在外务工坠楼致残,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现在只能依靠亲戚照料,自己也无人照看。怎么办?保障不能缺位。农村低保帮扶350元,残疾人生活费和补贴180元,他的生活应该没问题了。再把他的孩子纳入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政策,一个月打到社保卡里900元,生活就能得到保障。此外,我们还给联系了5000元慈善补助。

  县里现在有低保户50519人,比前两年增加了两万多,基本做到了对特殊困难人口的覆盖。除了低保,对残疾人有护理补贴,困难残疾人还有每月100元的生活补贴。现在最让人着急的还是精神残疾人的保障工作。前几天见到医保局长,我们就在商量,怎么在医保报销之外,保障精神病人的生活。目前看来,民政口给予临时救助是比较管用的办法。每年底精神病院来结算,让县里的50多名精神病人都住进医院,这个必须得做到。

  前几天又见到了大桥敬老院的老人们,41位集中供养的老人在那里过得不错。有专人洗衣做饭,还有每月500元的生活费,生活问题基本可以解决。另外分散供养的864位老人都住进了新房,有村里帮扶干部在,可以放心生活。

  当务之急,今年得把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情况统计完整,为父母因各种原因不能尽到抚养责任的家庭送去保障,让孩子们每个月都能拿到900元补贴,他们是美姑县的未来!另外,我们还要做好特殊困难人群的动态管理,实现应保尽保;一定得做好临时生活救助,对遇到重大疾病的贫困人口给予不低于3万元的救助。

  相信通过努力,全县剩余的3.2万余名贫困人口、近千名孤儿和4000多名残疾人都能得到很好的保障,让他们衣食无忧。

 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民政局局长阿则尔布讲述

  本报记者 王永战整理 

        

  图片说明:

  图①:杨恩维(前排中)到融水旅游扶贫重点项目苗韵迷城督导项目进度。

  刘 通摄

  图②:刘建平(右)到社区看望贫困学生。

  李学友摄

  图③:张志军(右)在村民家中,听取村民的意见和需求。

  受访者供图

  图④:刘林(左)与古城街道青云村贫困户共商脱贫办法。

  朱林波摄

  图⑤:阿则尔布(左)在询问贫困老人的生活状况。

  资料照片

  版式设计:张丹峰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3月23日 13 版)

(责编:岳弘彬)

1
3